• 商朝伯夷简介

    商朝伯夷

    伯夷商末孤竹国君长子

    小编今天讲一位商朝历史人物:商朝伯夷,历史上评为商末孤竹国君长子伯夷,商朝历史伯夷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

    本名:墨胎允,别称:伯夷,所处时代:商末

    伯夷(生卒年不详),商末孤竹国人,商纣王末期孤竹国第七任君主亚微的长子,弟亚凭、叔齐。子姓,名允,是殷商时期契的后代。初,孤竹君欲以三子叔齐为继承人,至父死,叔齐让位于伯夷。伯夷以父命为尊,遂逃之,而叔齐亦不肯立,亦逃之。伯夷叔齐同往西岐,恰遇周武王讨伐纣王,伯夷和叔齐不畏强暴,叩马谏伐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姜子牙曰:此二人义人也,扶而去之。”……天下宗周,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饿死首阳山。

  • 商朝伯夷资料

    本名:
    墨胎允
    别称:
    伯夷
    所处时代:
    商末
    出生地:
    孤竹国(今唐山地区)
    主要作品:
    古琴曲《伯夷操》
    姓:
    氏:
    名:
    国籍:
    孤竹国
    典故:
    夷齐让国,不食周粟
  • 商朝伯夷专题

  • 3000年前,冀东大地唐秦地区正是孤竹国中心辖区。孤竹建国很早,历经了夏商和西周三个朝代。据考古资料表明,孤竹国文化发达,经济繁荣,牲畜饲养和农副产品交易日益繁忙。酿酒、渔猎、煮盐、冶炼以及手工业较为发达。从觚竹本意来看,以书写的文具反映了这个国家已经有比较高的文化。

    孤竹国是商王朝在北方的一个宗族国,其国君墨氏。墨氏在文献中或作墨夷氏、目夷氏。据《史书、殷本纪》:“契为子姓,其后分封,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也就是说,孤竹国君为建立商王朝的商部落始祖契的子孙后代。据此,有史家推测,孤竹国能建立于夏代,入商为商代的同姓诸侯国。从契到唐灭夏桀建立商朝,共传十四代。在这样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商部落的不断扩大,孤竹国作为其宗族国,为商族南下以及最终建立殷商王权,起到了物资和人员输送的战略支撑。

    到了商朝后期,孤竹国出现了夷齐让国、叩马谏伐、耻食周粟、甘饿首阳的美谈。原来,孤竹国君有三个儿子,长子名允字公信,即后来谥号为伯夷。幼子名智字公达,即后来谥号为叔齐。孤竹君生前有意立叔齐为嗣子,继承他的事业。后来孤竹国君薨,按当时社会常礼,长子应该即位。但清廉自守的伯夷却说:“应该尊重父亲生前的遗愿让位与叔齐。”于是他放弃自己继承王位的权利,逃到孤竹国外。大家又推举叔齐作国君。叔齐说:“我若继承王位,既破坏了礼制,又于兄弟不恭。”也逃到孤竹国外,和他的长兄巧遇在赶往西岐的考察途中。国人立中子继承了王位。

    两人走到孟津,正赶武王伐受。兄弟二人不畏强暴,上前拉住武王马缰说:你父亲死了不在家守孝,还大动干戈,这能称得上孝道吗?你作为商朝的臣民,前去弑杀自己的君主,这能算得上仁义吗?……武王伐商功成,伯夷叔齐隐居求志,不与武周为伍,谢绝周武王的封赏和高官厚禄。至此,夷齐兄弟”采薇而食“,直至饿死首阳山。

    伯夷叔齐的故事千古流传。夷齐爱国守志、清正廉明、仁义礼让、孝感天地的高尚品行,是中华民族和人类社会的宝贵财富;是中华儿女追求真理、勇担大任、慷慨赴义的精神源泉;是遵守规则、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的楷模;是国际友好、世界大同、人类生生不息的永远丰碑和精神家园。

  • 夷齐兄弟让国、扣马谏伐、耻食周粟、饿死首阳的义举,被司马迁列入《史记﹒列传》首篇,成为中华民族万世的楷模和廉洁典范,为历代圣贤尊为“圣之清者”,民间更有“夷齐清风”誉满天下。夷齐清风源远流长,原因在于夷齐作为孤竹国的嗣侯,在地位面前,不贪君权,不恋王位,他们的态度是让;在财富面前,他们的态度是廉。不仅如此,还表现为夷齐至周后,不接受周公对他们要“加富二等,就官一列”和周武王愿“让以天下”的承诺。表现出伯夷、叔齐,不恋诸侯,不贪钱财,不受周官的高风亮节。

    夷齐清风的传承,涌现出一代代为国家、为理想甘于清贫、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志士仁人,他们生为中华“立德”,死传圣哲大义,绵延出了中华民族的廉洁之风,凸显了华夏文明的本质属性,影响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品性和思想理念,成就了中华礼仪之邦的大国风范。

    夷齐清风对孔子儒家思想的形成有着渊源关系:“仁”,夷齐兄弟让国,孔子赞扬为“求仁得仁”,儒学的核心为“仁”;“义”,让国,“义”字当先,成为儒家坚守的“义”;“礼”,夷齐“耻食周粟”,宁死全仁,孔子的话就是“不降其志,不辱其身”,是儒家提倡的“礼”;“孝”,伯夷以父命为尊,宁可不作君王,也不违背父亲的遗愿,儒学中体现的是“孝”。可见,一以贯之的清廉思想,形成了儒家先期的思想基础,成为东方世界的道德源泉。夷齐清风由此被誉为名副其实的东方德源。

    史籍记载

    《史记·伯夷列传》:

    伯夷为商末孤竹君之长子,姓墨胎氏。初,孤竹君欲以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及父卒,叔齐让位于伯夷。伯夷以有违父命,遂逃之,而叔齐亦不肯立,亦逃之。后来二人听说西伯昌善养老人,

    合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正兴兵伐纣,二人叩马而谏,说:“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武王手下欲动武,被姜太公制止,说:“此义人也,扶而去之“。后来武王克商,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集野菜而食之,及饿将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翻译】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要立叔齐为国君,等到父亲死了,叔齐要把君位让给伯夷。伯夷说:“这是父亲的遗命啊!”于是逃走了。叔齐也不肯继承君位逃走了。国人只好拥立孤竹君的次子。这时,伯夷、叔齐听说西伯昌能够很好地赡养老人,就想何不去投奔他呢!可是到了那里,西伯昌已经死了,他的儿子武王追尊西伯昌为文王,并把他的木制灵牌载在兵车上,向东方进兵去讨伐殷纣。伯夷、叔齐勒住武王的马缰谏诤说:“父亲死了不葬,就发动战争,能说是孝顺吗?作为臣子去杀害君主,能说是仁义吗?”武王身边的随从人员要杀掉他们。太公吕尚说:“这是有节义的人啊。”于是搀扶着他们离去。等到武王平定了商纣的暴乱,天下都归顺了周朝,可是伯夷、叔齐却认为这是耻辱的事情,他们坚持仁义,不吃周朝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上,*采摘野菜充饥。到了快要饿死的时候,作了一首歌,那歌辞是:“登上那西山啊,采摘那里的薇菜。以暴臣换暴君啊,竟认识不到那是错误。神农、虞、夏的太平盛世转眼消失了,哪里才是我们的归宿?唉呀,只有死啊,命运是这样的不济!”于是饿死在首阳山。

    【赏析】《史记》中《伯夷列传》的意义在于借题发挥,抒发自己胸中块垒。借为伯夷立传之机,对当时好人遭殃,坏人享福的社会,提出了愤怒的质问,对历代用以麻醉慰藉人心的所谓“天道”,也提出了强烈的怀疑,这是富有批判性和战斗性的。同时“奔义”、“让国”这是司马迁所赞美的一种美德,这和汉代建国以来统治集团内部君臣、父子、兄弟之间勾心斗角,攻伐残杀不休形成鲜明的对照。

    作者以“考信于六艺,折衷于孔子”的史料处理原则,于大量论赞之中,夹叙了伯夷、叔齐

    的简短事迹。他们先是拒绝接受王位,让国出逃;武王伐纣的时候,又以仁义叩马而谏;等到天下宗周之后,又耻食周粟,采薇而食,作歌明志,于是饿死在首阳山上。作者极力颂扬他们积仁洁行、清风高节的崇高品格,抒发了作者的诸多感慨。

    司马迁深刻的认识到了命运与道德之间的矛盾与悖论,“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似乎很有道理,然而历史上却总会有这样的例外。孔门的弟子中,颜回最为好学,而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最终早丧。而恶人却常常荣华富贵,一生坦途,著名的恶人盗跖,无恶不作,却以寿终。这正生动体现出了这一矛盾。而在“义”与“利”两者不能兼得的时候,有道德修养的人,尤其是有儒家信仰的士大夫们,却常常选择为自己的志向殉道。这是伯夷叔齐的选择,也是孔子以降千千万万士大夫的选择,司马迁本人亦不例外。他为李陵上书求情,惨遭下狱,为了父亲的托付,忍受了腐刑,受尽人们的冷眼嘲笑。而让他选择坚持的,正是自己如同伯夷叔齐一样的理想,而为了自己志向甘于殉道的精神,正是司马迁将《史记》写成最优秀作品必不可少的因素。

  • 古之贤者多善操琴,伯夷就是一位古琴大师,他创作的古琴曲《伯夷操》流传至今。伯夷生前主要生活在燕山南路唐山地区。燕山一带历来多隐逸之士,他们多善弹古琴,伯夷遗韵也因此传之不绝。于是,渐渐的在这一带形成了一个古琴流派,称为燕山琴派。燕山琴派弟子们代代相传,世世相因,琴风所致,云开雾散,天清气朗,为伯夷精神又增添了一大传奇。

    世人皆知伯夷贤,谁闻伯夷琴声远。燕山走来王燕喜,一曲“孤竹”天下传。

  • 伯夷、叔齐,为历代圣贤和文人墨客敬仰和称颂。姜太公曾评价说:“此义人也!”!

    管子曰:“故伯夷、叔齐非于死之日而后有名也,其前行多修矣。”

    孔子曰:“古之贤人也”!

    孟子曰:“圣之清者也”!……

    夷齐忠于祖国、仁义礼让、特立独行、报节守志的大义气节,是中华文化的灵魂;是人类社会的楷模。

  • 伯夷颂】(唐朝韩愈)

    士之特立独行、适于义而已、不顾人之是非,皆豪杰之士、信道笃而自知明者也。一家非之,力行而不惑者寡矣;至于一国一州非之,力行而不惑者,盖天下一人而已矣;若至于举世非之,力行而不惑者,则千百年乃一人而已耳;若伯夷者,穷天地、亘万世而不顾者也。昭乎日月不足为明,崒乎泰山不足为高,巍乎天地不足为容也。

    当殷之亡,周之兴,微子贤也,抱祭器而去之。武王、周公,圣也,从天下之贤士,与天下之诸侯而往攻之,未尝闻有非之者也。彼伯夷、叔齐者,乃独以为不可。殷既灭矣,天下宗周,彼二子乃独耻食其粟,饿死而不顾。繇是而言,夫岂有求而为哉?信道笃而自知明也。

    今世之所谓士者,一凡人誉之,则自以为有余;一凡人沮之,则自以为不足。彼独非圣人而自是如此。夫圣人,乃万世之标准也。余故曰:若伯夷者,特立独行、穷天地、亘万古而不顾者也。虽然,微二子,乱臣贼子接迹于后世矣。

    采薇歌】(先秦诗歌)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

    神农虞夏,忽焉没兮。

    吾适安归矣。

    吁嗟徂兮,命之衰矣。

    薇:一种野菜。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君主(皇帝)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伟人(名人)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 装修设计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中山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昆明网站优化 福州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海口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武汉网站优化 南昌网站优化 长沙网站优化 合肥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温州网站优化 西宁网站优化 长春网站优化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天津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深圳网站优化 珠海网站优化 惠州网站优化 南宁网站优化 桂林网站优化 郑州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太原网站优化 济南网站优化 兰州网站优化 贵阳网站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