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朝费仲简介

    商朝费仲

    费仲纣王佞臣

    小编今天讲一位商朝历史人物:商朝费仲,历史上评为纣王佞臣费仲,商朝历史费仲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

    中文名:费仲,别名:费中,国籍:商朝

    费仲,亦作中,纣王佞臣,跟鲁雄伐西岐时,被冰冻岐山而捉,最后鲁雄、费仲、尤浑三人被斩。费仲被领为邪恶之星,职歪曲、诡辩、恶性。 廉贞星在封神演义代表人物是纣王身旁的奸臣费仲。

  • 商朝费仲资料

    中文名:
    费仲
    别名:
    费中
    国籍:
    商朝
    民族:
    华夏族
    逝世日期:
    约公元前1046年或1046年后
    职业:
    大臣
    登场作品:
    《封神演义》
  • 商朝费仲专题

  • 姓费名中,亦作仲, 《封神演义》中的小说角色,书中写他是商朝末年奸臣。在纣王身边虽忠臣不乏,但一国之败常小人一二足以,纣王任其玩弄朝政,最后商亡,被处斩首,为平衡天上各职之神,费仲被领为邪恶之星,职歪曲、诡辩、恶性。费中算是妲己的舅舅,商纣王的嬖臣。在姜子牙封神时被封为“勾绞星”。

  • 《史记.殷本纪》记载:「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在《史记·周本纪》中记有西方崇国的君侯曾向殷纣王告发「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商纣王得知,「乃囚西伯于里」。西伯昌之臣闳夭买通了费仲,给商纣王献上了「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商纣王非常高兴,说「此一物(按:指有莘氏美女)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于是释放了西伯,并「赐以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几年后,西伯伐灭了崇国,并「作丰邑」,把都城从岐迁到了丰。

  • 费仲可说是一个奸臣,诡计多端,施计废除姜皇后,为自己谋得高官厚禄,最后商亡,被处斩首,这或许就是一个奸臣的归宿。

    你总是有许多的想法,思想新颖,出谋划策的事最有一手。你做起事来很是尽职,加上见识不凡,总是有着自己独到的一面。在费仲献计废除姜皇后的计谋后,妲己听了大喜,最后终于将姜皇后给废

    除了。费仲的心高气傲,总是显现出几分邪气,为了自己的前途,宁可碰得头破血流,也绝对相信自己,所以最后的下场只能用死来赎罪。

  • 费仲廉贞星简介">费仲廉贞星简介

    封神榜中,纣王身边的大奸臣费仲,在紫微斗数里代表「生杀」之星耀。

    费仲廉贞星由来">费仲廉贞星由来

    在纣王身边虽忠臣不乏,但一国之败常小人一二足以,纣王任其玩弄朝政,最后商亡,被处斩首,为平衡天上各职之神,费仲被领为邪恶之星,职歪曲、诡辩、恶性。

    费仲廉贞星

    (1)主星特质

    廉贞,属木、火,北斗第五星,化气为囚 星,为官禄主,喜入官禄宫,在身命,为次桃花。配丁干,取象为偏财,司小肠经,主躁烈。 验证点:眉骨高耸,前额突出。

    (2)主星简介

    廉贞属丁火,象阴,北斗第五星。在数司品职权令、掌刑狱法律(庙旺或逢吉时),化气为囚(陷地或逢凶时),在官禄为官禄主,政治星,事业星,有威权,多带政治的色彩。凶则代表受约束、歪曲、邪恶、纠纷、是非,为小人星。在命身为次桃花(多为精神桃花),逢紫微执威权,遇七杀则显武功,遇禄存主大富,遇文昌好礼乐。主红色,生女。廉贞代表血液、精密仪器、电器、电脑。代表人物:费仲。

    斗数中,星曜为阳刚者显贵而理智,阴柔者主富而重感情。廉贞是较易受它星影响的星曜,好坏变化不定。廉贞本质表现为阳刚,尤其逢紫杀时更具阳刚性,遇禄存可调和而能阴阳相济。总观廉贞与其它主星的组合,多为阳刚者,故一般宜得阴柔之星来调和,如府相禄存化禄六吉星等,不宜见煞忌来增阳刚性。

    廉贞与贪狼比较,两者都有桃花,但贪狼为肉欲型,较不能自制,会不择手段,感情上偏向物质,比较现实,多带酒色财气;廉贞为精神型,较理智,能自制,较注重精神感受,较高雅,且是情欲而非物欲,情感很深、激烈而埋在心里,造成的伤害很持久。两者都有赌性,贪狼贪心自私;廉贞较豪气,少自私。

    看廉贞的组合好坏就看是增感情还是增理智,一般逢踏实正气及空虚的星曜增理智,逢情感性和桃花恶煞等星曜增感情。若与桃花星同宫,则会转变为男女感情,这时则有可能有实质性的肉欲桃花行动。

    廉贞较喜入六亲宫,主感情深厚,但忌入夫妻宫,易分离。

  • 关于唐代费仲的历史故事

    唐代,招义县(今明光市女山湖镇)有个人叫胡洪,入赘在街南头豆腐坊汪家为婿。这胡洪长得是一表人材、人高马大、宽头大脸,可自古有“人不可貌相,海水可斗量”之说,胡洪好吃懒动,还有个好赌的毛病。汪家豆腐坊是县上有名的汪氏老豆腐。汪老汉膝下有三个女儿,老伴早年过世,老大、老二都先后出嫁了,留着老三意在招个能干的女婿入赘,将汪氏老豆腐手艺传下去。媒婆一说,汪老汉一相就看中了胡洪。这胡洪家境清贫、无钱娶妻,因此,小伙子虽生得漂亮,但二十有五还没订上门亲,入赘汪家当然一百个愿意。

    婚后头个把月里胡洪还算好,起早摸黑和老泰山一起经营豆腐生意,妻子汪桂花对丈夫十分满意。一个月过后,胡洪经不住原先一帮酒友赌棍的死磨硬拽,又旧病复发,隔三岔五地出入赌场、酒楼。开始时汪桂花忍着性子,劝丈夫走正道。这胡洪不听,小俩口子逐步不和,多有龃龉。一日胡洪突然失踪了,胡、汪两家都很焦急,四处寻找,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音信全无。胡家的老母亲对儿子的突然失踪心有疑惑,认为是儿媳谋害了儿子,就向官府报了案。

    县太爷费仲是个京考的举人,濠州人,年头才被授招义县县令官职,对一些较大案子不知从何下手,常依靠师爷出点子。话说费仲接到胡家报案后,苦思冥想,难以决断。老套路,又请师爷邵某给他拿主意。正巧这邵师爷也住街南头,对汪家的情况也略知一二。邵师爷说:"汪家三女,是我看着长大的,大女二女腼腆温和,三女汪桂花活泼好动,人长得不算太出色,但也是亭亭玉立,顺眼得很。小俩口三天两头争争吵吵,胡洪不知为什么不愿帮汪老做豆腐,很多活汪老汉干着明显吃力,前阵子听说汪老汉从石村把他一个外甥接过来帮忙,这个侄儿是汪老汉妹妹家的老儿子,今年二十岁,尚未成家,小伙子也生得浓眉大眼高高大大,人也勤快……"。邵师爷还要往下说,县太爷费仲摆手止住了下文,一边笑"嘿嘿"地点着头,一边若有所思的一板一眼地说:"奸杀。"邵师爷"嗯"了一声说:"老爷高明!"

    费仲派人将汪老汉、汪桂花、汪桂花的表兄桑星一一抓获,带上枷锁,推上大堂,要他们把谋杀胡洪的犯罪经过从实招来。汪老汉等三人一怔,大喊冤枉。

    费仲大怒,"啪"地一拍惊堂木,骂道:"大胆奸夫、淫妇,不吃点苦头,怎肯如实招来!"又朝两边衙役喝了声:"大刑伺候!"

    两边衙役一个个如狼似虎扑上来,不由分说按倒汪桂花和桑星,棍棒齐下,一五一十直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汪老汉一见,跪在地上膝挪至大堂桌前,一边"咚咚"磕着响头,一边高呼"冤枉"。

    费仲又一拍惊堂木大叫"老儿大胆!不打你个皮开肉绽你也不老实。"于是又对左右衙役喝道:"重打二十大板!"

    衙役们又将汪老汉按倒,举起大棒打起来。

    汪桂花一见父亲被打,拼命爬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父亲。桑星爬在地上大喊:"老爷,冤枉呀!"汪桂花被衙役拽到一边,继续一五一十地打着汪老汉,这一棍棍比打在汪桂花自己身上还痛,大叫:"老爷住手,我从实招来。"喊完竟昏死在老爷大堂。

    费仲喝令将汪老汉和桑星拖入大牢,留下汪桂花做大堂供词。拖走汪老汉和桑星后,衙役端来一盆凉水泼向汪桂花,汪桂花醒来,邵师爷供词写好,大体是:"民女汪桂花,与丈夫胡洪不和,常有龃龉,后看中来汪家帮忙的表兄桑星,勾搭成奸,被胡洪发觉,怕闹出去坏了名声,便伙同奸天将胡洪杀害"。邵师爷变腔变调地高声念了一遍,问汪桂花"属实否?"汪桂花昏昏沉沉半个字也没听进去,根本作不出反应。两边衙役拖住汪桂花的手在供词上按下了手印。

    次日又审桑星,开始桑星怎么也不愿屈招,无奈被打得死去活来,又见汪桂花已在供词上按了手印。承认是死,不承认也是死,不如先认了到时吃那一刀之苦,省得平白无故被打得皮开肉绽,生不如死。也就在邵师爷的供词上画了押,按了印。

    汪桂花和桑星被打入死囚牢,汪老汉被放回家,费仲要师爷把案卷整理申报。在整理中邵师爷提出,光有供词不行,人命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才行。费仲一拍脑门自言自语道:"乖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于是又审犯人。

    汪桂花无故受了这么大罪,越想越气那胡洪,有时恨得咬牙切齿的,心里骂道:"早知如此,倒不如当初真的把他杀了,跟了表兄这样的好男人就是一天也好。"于是当费仲重审问她胡洪的尸体哪去了时,她气得随口答道:"尸体被我们解剖,割下肉煮熟了喂野狗了。"这本是句气话,可是费仲就要这话,他忙叫师爷快快记下,邵师爷插嘴道:"肉喂狗了,那骨头呢?"汪桂花道:"骨头被我们扔进后院的枯井中去了。"

    费仲像是得了狗头金子一样,忙派人去汪家后院,果然有一口枯井,派人下枯井果然寻得一些碎骨头。费仲忙用布包好碎骨。

    奸天淫妇在押,白纸黑字大红手印的供词在握,一包白骨在手。这奸杀案到此也应结案了。于是费仲将供词、物证和盖有招义县衙大印的文书一起申报濠州府。

    濠州知府金大明一听说招义县衙报来一命案卷宗,立刻上堂审理,先看了供词,后又看有堆白骨,认为费仲办案有板有眼,汪桂花和胡洪不和,与表兄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也是有的,奸情暴露,情急之中杀了本夫也顺常规。这金知府办事,尤其是命案不立刻下结论,每隔一两天,都会将卷宗重看一遍。连看三次后再无破绽疑问方才下结论。在看第二遍胡洪被杀案时,金知府心中顿生疑团:一是只有些分辨不清的细小骨头,无主要部位的骨头;二是胡洪死不到两个月白骨不应出现霉腐;三是明显可看出碎骨不是同一个时期的。金知府估计此案有蹊跷,他要招义县将人犯押往府城。

    汪桂花和桑星被囚车押往府城濠州。当天下午金知府就升堂审案。汪桂花和桑星被押上知府大堂,齐声喊冤,将在招义县大堂上的供词全部推翻。双双骂那县令费仲是"无一能",是一个书呆子,不应该当招义县父母官。

    金知府拍过惊堂木正言道:"人犯汪桂花、桑星听着,本府问你们,理应如实招来,不得胡言乱语。"

    金知府问:"你们二位平时有无染指?"

    汪、桑同时答道:"没有。"

    金知府又问:"那你为何招供通奸,又杀胡洪,分尸煮肉喂狗,碎骨扔入枯井,如实说来!"

    汪桂花说:"招义县令不问青红皂白,只用酷刑打得我皮开肉绽,这倒也罢,可怜我那老父六十有五也跟着受刑,民女在昏官面前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无法辩清。一为解救父亲,二为免皮肉之苦,民女就屈打成招。我说将胡洪分尸煮肉喂狗是一时气话,那枯井中的碎骨是民女家平时吃的狗骨和羊骨,而那些碎骨也不是一年抛下的,吴县令有眼无珠,人骨狗骨不分,新骨陈骨不辨,府台大老爷英明,望为民女做主。"

    接着那桑星道:"我是被舅舅请来替他的豆腐坊帮忙的,整天起早摸黑,睡觉也是和舅舅同住一室,平日只有吃饭时才能和表妹见面,再说表妹已为人妻,桑星根本无非分之想。吴县令硬要将这事往我头上栽,三天两头用刑,后来看表妹屈招了,我不招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招了,免受些零罪。"

    金知府听后,叹气道:"看来你们是受了不少委屈。只是那胡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此案一时也难定论。"命左右替二人卸掉刑具,暂时关进府牢中,从优照顾。

    再说那祸根胡洪,因在赌场一夜输了四十两白银,打的是欠条,答应五天内还;否则剁掉右手,或用妻子当四年佣人抵债。胡洪知道五天内无法还清赌债,想一走了之。岂料,胡洪走后,胡、汪两家同时找人,债主知道胡洪躲债也没声张。谁知后审出了人命案,债主以为胡洪为赖死,怕声张出去吴县令认为他逼死胡洪,所以也就没敢说。胡洪逃出家门跑到金陵找了个打更的活。前日半夜打更在一家妓院门前碰到了招义城中布店的马老板。马老板是在金陵进货的。胡洪忍不住上前认了。开始马老板吓得半死,不知面前胡洪是人是鬼。胡洪对马老板说了逃赌债的实情,马老板缓过神来后把家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胡洪忍不住痛哭流涕。与马老板分手后,胡洪想了很多,日汪桂花虽然和他常叮当,但都是为了他赌、睡、懒的琐事。越想越觉得妻子是个好女子。又想老泰山辛苦一辈子到老还想把祖传的做豆腐的绝活传给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岳父大人,于是第二天一早收拾好东西就回家去了。

    胡洪日夜兼程,直奔濠州府而来。

    "咚咚咚"一阵击鼓声,连连喊冤声。金知府急忙升堂,衙役带上击鼓人一问,正是那"肉被煮熟喂狗"的胡洪,胡洪一五一十当堂陈述了离家经过和表示悔恨心情,金知府越听越气,喝左右先重打十板。胡洪被打得屁股流血,但一声没吭。他觉得应该打。金知府命人将牢中汪桂花和桑星带到大堂。汪桂花一看到胡洪不顾一切冲上去抱着胡洪的脖子就是一口,咬得鲜血淋淋,胡洪泪流满面,不躲也不让,任妻子咬,任妻子骂。

    一切真相大白,金知府终于将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卸下了。他击板宣布,从此胡洪不得再赌,不得打骂妻子,孝敬岳父,好好经营豆腐坊。以后每隔两个月我派人去查看一次,如有违背打入大牢。桑星受了皮肉之苦被关押了几个月,官府赔赏200两白银,此银由招义县令费仲个人承担。将费仲马虎办案,险些造成千古奇冤一事禀报皇上。皇上下旨撤了费仲招义县令之职。

    据说费仲回家后设蒙馆当了先生,讲道中常拿自己那次失误险伤无辜告诫弟子,做事一定要亲自经历,二要细心,绝不能任他人摆布。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君主(皇帝)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伟人(名人)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 装修设计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中山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南京网站优化 昆明网站优化 福州网站优化 厦门网站优化 海口网站优化 成都网站优化 武汉网站优化 南昌网站优化 长沙网站优化 合肥网站优化 杭州网站优化 温州网站优化 西宁网站优化 长春网站优化 东莞网站优化 佛山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北京网站优化 上海网站优化 天津网站优化 广州网站优化 深圳网站优化 珠海网站优化 惠州网站优化 南宁网站优化 桂林网站优化 郑州网站优化 西安网站优化 太原网站优化 济南网站优化 兰州网站优化 贵阳网站优化